《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笔者最近因为準备报告在搜集资料,故会至特定政治人物脸书浏览,在浏览到台北市长柯文哲脸书时,看到柯市长自 6 月份起在 Youtube 频道开设「这就是科学」单元,身为医师的柯市长,尝试透过自身对「科学定理」的认识,观察人类行为与现在的台湾政治生态,从「自然科学」来看「社会科学」。

政治人物愿意突破传统框架进行新的尝试总是令人期待,跨领域的研究在今日也算是一门「显学」;然要做跨领域论述的前提,就是必须对两个领域都有相当的研究,至少,也要有一定程度的认知,在观念运用与流通上才能恰如其分,笔者认为这应该是「跨领域」的基础,才不致于让「显学」变「险学」。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柯市长在 6 月 26 日 EP3 谈论的单元,以科学上「品种」、「演化」、「突变」等概念,来描述台湾与中国的历史、台湾人与中国人之间在「品种」的异同与「认同」的变化,先撇开这样的类比是否恰当合宜不论,光是听柯市长所叙述的「史观」,就与事实及史实严重脱节。

1895 年到 1987 年间 台湾与中国完全不来往?

首先,柯市长在介绍完生物学在「品种」上的概念后,就展现了惊人的史观,表示「从 1895 年到 1987 年之间,将近 90 年的时间台湾跟中国完全不来往」、「只有在民国 34(1945)年到 38(1949)年短短的时间有来往」。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光是这短短两句话里的错误多到「族繁不及备载」:

1895 年至 1945 年:

    1895年台澎主权因日清马关条约移转予大日本帝国后,仍有许多大清帝国人民渡台谋生,儘管台湾总督府不断颁布诸多法令加以限制,但随着台湾产业发展、人力需求增加,加上中国生活困苦,促使赴台工作的中国劳工在十几年内大量增加;在大清由帝制改为共和制、国名由大清改名为「中(华民)国」之际,人数已达万余人(1930 年代台澎人口普查约 460 万人)。为处理日益庞大的侨务,在中(华民)国外交部与日方多年的交涉与谈判后,终在 1931 年 4 月 6 日于大日本帝国台北州台北市设立中(华民)国驻台北总领事馆;业务除了处理中国侨民事务(根据1932年总领事馆向外交部提交的《台湾华侨登记报告》中指出,在台华侨登记国籍者有 30,062 人)、保护与联络在台华侨、接待访台的中(华民)国官员与团体等,也包含了日治时期国籍属于大日本帝国的台湾人,如果要前往中国本土时,申请核发中(华民)国入境签证的服务;该总领事馆直至因 1937 年第二次中日战争爆发、于 1938 年 2 月 1 日闭馆。

这部分足以证明从官方到民间,中国与日治时期的台湾完全没有「不来往」的状况。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1945 年至 1949 年:

显然柯市长对于战后台湾历史的认知更为错乱,除了对于当时「中(华民)国就是中国」这个身分的基础毫无认识,对 1945 年战胜国盟军以一般命令第一号委託「蒋介石政府代表盟军来台进行军事佔领」的代管身分想必更是一无所知;更别说在 1949 年流亡来台的中(华民)国政权在国际上逐渐被取代、及1971年被逐出联合国之前,中(华民)国被还持续保有「合法中国代表政府」的身分与联合国中国席次代表身分长达二十余年。
1949年以后:

笔者研判,在柯市长的「历史视界」里,所谓的「完全不来往」是指 1949 年以降的「两岸分治」到1987年的「开放大陆探亲」。然事实上,「台湾与中国」在此期间并非「完全不来往」,而是「中国根本就在台湾岛上」,甚至至今尚未离开!

以国民党政府自 1945 年起,透过假代管真殖民的统治将中华党国思想灌输台湾人民,又违反战争法将台澎军事佔领地纳为中国的一省/领土:「中(华民)国台湾省」(这也成为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了此「台湾为中国的一省」的主张的依据),又实施长达 38 年的戒严令箝制台湾人的思想与言论自由,直接将「中国」牢牢嵌固在台湾岛上。

随着中(华民)国政府在中国内战中节节败退且最终在 1949 年流亡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使中国的统治当局呈现成两个分治的政权:一个是在北京、有效控制大部份中国领土(老母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一个是在台北、仅控制小部分中国领土(金马)的中(华民)国政权,而 1949 年随国民党政府流亡来台的数百万中(华民)国军民,则成为台岛上「台湾人与中国人完全无法脱开地强迫来往」。

台湾与 1894 的「大陆」 同文同种?《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接下来的段落中,柯市长又表示:在 1894 年的时候「几乎整个台湾与『大陆』是『同文同种』」、「生活习惯都一样」。

只要唸过国中程度的中国历史的应该都知道,大清帝国是由满人所建立,满人是一支来自东亚大陆东北隅的民族,满文有语言也有文字(清语/满洲语),虽后来统治系统在语言与文字上多採取「汉化」、使用近代汉语,但自始至终都是非常讲究自己文化与「血统」的民族,更别提除了满族、汉族(这里姑且先不细究何谓「汉族」)之外,东亚大陆有多少完全语言不通、文化不同的民族,近代遗传学界也普遍认为中国南、北方人(大致以长江为界)分属南、北蒙古人种。

在台湾方面,大家也已熟知早在历代东亚大陆人渡台之前,台湾岛上已有众多南岛语族,各自有不同的文化、语言、风俗,甚至也有部分带有荷领时期的血统。

台岛上所谓的「汉人」,多是在明清时期渡过黑水沟来到岛上的「罗汉跤」,一般认为属于东亚大陆南方的百越族为主,后多与台湾岛上平埔族群通婚;而在 1894 年以前清治时期的台湾,原则上清廷是禁止人民移民台湾,也禁止原汉通婚,岛上的汉民主要语言也分别有泉州话、漳州话与各种客语等不同语言,也正因为语言与生活习惯的不同,历史上也发生过数次族群间严重的械斗冲突,甚至有族群因此世世代代「隐姓埋名」。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而柯市长所谓「生活习惯都一样」又是怎样「一样」的概念?是指饿了就吃、累了就睡吗?相对于所谓的「一样」,怎样又算是「不一样」?真不知柯市长这段所谓的「几乎整个台湾与『大陆』是『同文同种』」、「生活习惯都一样」的论述,到底是依据什幺样的背景认知基础论断?

在中(华民)国政府七十余年来的愚民洗脑教育之下,肇致台湾人对于自己土地历史的无知、对自我身分认同严重扭曲,以及脑中各种内建大中华党国的意识形态,都在台湾人血液里留下程度轻重不一的「华毒」,「生在台湾、长在台湾、却不识台湾」,这是我们台湾人的最大悲哀,尤其像柯市长这种在求学过程一路以来都是菁英中的菁英,通常是要能把党国教科书嗑到滚瓜烂熟才能过关斩将,受到的「华毒」的毒害想必更是根深蒂固。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而上述这些基础史料,是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就能在网路上查到,但柯市长却连这些这幺基本的历史也不愿去做功课就在影片中大放厥词,这也在在也显示了柯市长这位「科学人」对于人文社会科学所展现出的轻蔑,完全不认为「历史学」、「人类学」、「民族学」、「语言学」等都是专业,彷彿只要会开口讲话、能执笔写字,凭藉着自己固有的认知恣意诠释、套叠,就是跨界专家。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网路影片轻鬆看就好,又不是正式的学术教学,对正确性与真实性何必太计较?

当然,这样的标準套用在一般非知识性或纯娱乐性的网路 Youtuber 身上或许还可以说得过去,然柯市长身为台湾首善之城台北市的市长、号称智商 157 的台大医学院临床医学博士,甚至有可能成为角逐台湾治理当局最高领导人的参选人,该系列又是以「这就是科学」为名、且带有强烈政治宣传目的所製播的影片,自然更不能随便矇混带过。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

别推说只是「政治正确」或「历史视角」的不同,该影片至今已有超过 20 万次的观看数,这样流量的公式影片绝对有提供「至少是正确资讯」的责任,就算把检视标準放到最低,也根本过不了关;况且,为自己的研究与论述负责,这无论是对做为「社会科学家」或「自然科学家」,都是不变的基本道理。

最后,既然柯市长的口头禅是「该怎幺做就怎幺做」,笔者在此也奉劝柯市长:「该去读书就去读书」,不要以为拿支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就能当老师,还洋洋得意地自诩「柯学」为「科学」;当然,笔者也更期待台湾治理当局,能从我们这一代开始,建立真正的台湾国、习得真正的台湾史、做真正的台湾人!

  • 2020/06/10
  • 910阅读
  • 作者:
主页 > Q生活篇 >《孙博萮专栏》看柯文哲影片:是谈「科学」还是「柯学」?